冀东往事 六

楼主

可冀
可冀45岁171cm河北 唐山

发布于2022-06-09 17:37

我不知道,在小致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他的信文字灵动,却从未对我说过一句暧昧、失礼的话,假期来我家,虽然还是像上高中时一样坐在大榆树下开心的聊着天儿,但感觉他还是有点紧,比那时强不了多少。来我家,他从未自已单独来过,不是和东子一起,就是和祥军、大伟他们扎堆来。

我要是永远都不知道该多好,就总会有那样清澈的温暖时常可以流动到我的心里,可在那样时间那样的情境,偏偏就让我知道了,知道了他的心里我的样子。


邢平上学的第三个学期的那个秋日,我如常的收到了小致这学期的第12封信。很意外的现在想起来并不意外的,他表白了。写信的纸换成那种彩色的有图的还带着淡淡香味儿看上去就一暖的信纸,字字写的工工整整一点也不潦草,重要的是内容,把我这顿夸,虽然有的地方夸错了,但真的是好受用啊。哈,他的表达并不飘,专属于他的风格,不那么成熟的稳健,不那么简单的真实。

小致真的是很干净的孩子,心里出奇的干净,在所有喜欢我的男生里,相当的特别。可能在那个时间,没有人能比我更懂他。可我总是觉得他像个孩子,给他贴上了这个错误的标签我都没想到能给我给他带来的,都是那么沉的代价。

痛苦挣扎了好久,五天后我写了回信给小致。“我有男朋友了”,其实我明白,这几个字写出来,我再说什么其它,都无法避免对他的伤害。尽管,我真的在其它的文字里寄予了我的希望。没有人知道我的痛苦,小致也不能。

我还是收到了小致的第13封信,有点意外的是,信来的很快。虽然很有些故作轻松,他还是很大气的说并不耽误友情,我们还是好哥们儿。。。此时我已分不清,他是客套还是不想让我难办。后来我明白了,都是,从此再写没有收到过一封他写给我的信,事实上这也是他脱离了我的精神世界。

第三学期的假期,不出意外的小致没有来我家。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我说有东西给他。他来了,自已来的,按了门铃我出来,他推脱说有事儿怎么也没进屋,没办法我又进屋里取了那盒专门为他从邢平买的磁带,周 华健的《朋友》。递给他的时候我说,朋友一生一起走!他看了看我,眼神里好多慌乱好多躲闪好多木讷又有好多暖,他似想要说点什么又似怕说错什么,最终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跨上车子,飞弛而去。

从此,我再也没找到一次机会能和小致真正坐下来哪怕是闲聊天。人生便如此,在的时候,以为平常,不再,万千难过。

喜欢(2)
分享:

发表评论(6)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0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2-06-12 21:12

被浏览744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