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往事 七

楼主

可冀
可冀45岁171cm河北 唐山

发布于2022-06-13 23:12

我父亲以前是徐各庄一中的校长,因为严重体罚学生,后来去县教育局做了督学。其实父亲挺冤,那个男孩子天天和小地痞混在一块,因为不上课和老师吵架要打老师,父亲教训他他和父亲顶起牛来,被父亲这顿爆打。父亲是出了名的暴躁,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嫉恶如仇的正义感,也表现在工作中与生活中的绝对主观。从小到大,母亲被他打过好多次,每一次我都吓得六神无主,小时候不敢,长大了是拼了命往我妈身上扑,哭喊着不让他打。可他对我和我姐,从没动过手。
我对父亲的态度,心中一直有块很难融化的结,大概是从小的心病。天然的依恋、崇拜在他冷冷瞪我一眼之后瞬间就会转化成十足的恐惧、惊慌,和他亲近的情绪总会被他打妈妈时混乱的叫喊声的记忆搅扰。大概这辈子,我与父亲的爱,注定是糊涂的。
并不奇怪,我继承了父亲躁的秉性,又有着母性柔的倔强。这样的性格,就是我的命运吧。


去邢平上学的一个多月后,有一场兰南县在邢平上学老乡的聚会,我参加了,虽然知道很可能会遇上徐三。果然,徐三来了。
邢平不大,在这儿上学的兰南人也不多,来了二十多个人,除了两三个同学,还有五六个以前也认识。徐三依然那么帅气,两年不见,脸上多了几分成熟,更帅了。他没和我说话,坐的离我也远,大家在桌子上也多是嘱咐我们这些新到的同学遇到什么困难别客气,一定全力帮解决。
饭后,他送我回的学校,说来可笑,我并没有拒绝。离学校并不远,走着回的。他问我这两年好不好,我冷冷的答,好,他问我学校生活学习怎么样,我冷冷的答,还好,他问我有没有水土不服军训累不累,我冷冷的答,还行。接下去都是沉默,我一共就说了那五个字。我还是无法从当初他决然的抛弃的痛苦里走出来,纵然时过境迁。他最后要了我们女寝管理室的电话,我还是给了。
不意外的,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对我展开了比高中时有过之无不及的猛烈追求,终于在第二个学期的中段,我放下了隔阂,开始了与我的初恋的第二次爱恋。对,第二学期,小致给我写了五十七封信却连一点暧昧也没有的第二学期。

喜欢(2)
分享:

发表评论(11)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0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2-06-16 22:39

被浏览800

相关话题